重生后,朱砂痣他不干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景孤寒……你答应我,就只能生一个狗宝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哦如今倒是一口一个臣和陛下了,  延玉不喜欢,可我喜欢延玉得紧,  想要试试在水里面的感觉,一个  光明正大又聪慧’的臣子是不会拒绝皇帝的宠信的。”景孤寒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带了点别的意味,  直接抓住了钟延玉想跑的腿,解开他的发带,  蒙上了青年的眼眸作为一名仁慈的明君,  他给了钟延玉充分的选择,  还问了他要上面还是下面。

        ”狗东西”

        “我是狗东西,可延玉还不是要给我生狗崽崽,  还是生一窝。”  景孤寒作为一名善解人意的君王,  觉得他的延玉不回答是上下都想要。  景孤寒将青年抱回来内室之时,身  上已经换了套轻薄的衣物。  暗卫看见了那不经意间露出来的红色,  极为有眼力劲让殿内的人退出门外候着了。  钟延玉神志不清,还累着,  想到自己恐怕真要给这狗东西生个狗崽崽了,  景孤寒还这么气他,真想踹他一脚。孩子要随他,绝对不可以随景孤寒的性子。太狗了

        景孤寒揉了揉他的腰肢,抱着人好好休息了。

        今日是赏不了白雪红梅,  但赏延玉也是极为不错的。

        他亲了亲青年的红艳艳的嘴唇,  抚摸着人的脸颊,  钟延玉阖上了眼眸,  双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自己的肚子,  意识模模糊糊,很快便呼吸平稳,  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境。

        景孤寒变成了只大狗朝他扑来,  他好不容易甩开这只纠缠不休的黑狗已经没了力气。结果这黑狗又朝他扑来,  还将他叼回去了狗窝里面,  倒是日夜伺候着他吃饭,  只不过时间仿佛过了很久,  梦境中的他看着那窝狗  崽,又看看了自己微隆的肚子。现实的他咯噔吓醒了。夜深时分

        -825360184

        “景孤寒

        "钟延玉睁开了眼,嗓音沙哑。

        景孤寒睡眠浅,闻言给他倒了杯凉茶喝,  "延玉,做噩梦了"  他擦了擦对方额头上的汗水,  又解开他的衣服散散热气,  疑心是不是房间的炭火烧得太旺了。

        因着钟延玉体虚,他让人在宫中做了地龙,  乾清宫常年温暖,  他忍不住亲了亲少年的脖颈,  果然身子都有些热了。

        “景孤寒”,你答应我,  就只能生一个狗宝宝。”  钟延玉拉住了他的手,不放心梦境。瞧瞧延玉都热糊涂了,景孤寒点了点头,“嗯,  生一个就好了,延玉别怕,好好休息。”  钟延玉听到答应声,这才又睡了过去,  景孤寒揉了揉他的小手,也躺回到了床上。  梧桐苑中,  江心月看到那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汗珠儿,  眼神划过一丝厌恶。方不过是她的权棋子罢了,这人野心太大了,  偏偏还只是个花瓶,  当着钟延玉的面还与景孤寒卿卿我我,  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士吗当时最好的应对方式,  应该是立即解释清楚误会,  借口自己脚崴之类的说辞,  不小心将景孤寒拉下了水,  解释其不是皇帝与其私  会。但暗中有意无意地描黑两人关系,  就说这么一两句似是而非的话,  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又展现自己淋湿身体的柔弱才对。

        这样足够给钟延玉留下怀疑的种子,  景孤寒也不会发落得她太惨,哪像如今这般  她看了眼痛得抽泣的女人,  这五十大板没打死她算是不错了,  这金疮药还是其他女人给她上的,  若不是顾忌着她的身份,早就在皇宫中死了。墙角该一点点撬动的,  汗珠儿这个蠢笨如猪的花瓶,  还以为景孤寒是匈奴草原上那群她召之则来挥之即去的鲁莽奴人呢!她敛眉思索,闭上眼眸休息。而汗珠儿知晓今日是她推的自己,  脸色格外难看,“奴尔·新月儿,你给我上药!”

        “今日你推我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计较呢  若是接下来你不听我的,我就跟大颂国君告发,  看他饶不饶你!”她恶狠狠地说道。江心月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压低嗓音,  冷冰冰地丢下句话,随后又闭上眼眸休息了。

        “若是你不怕探子的秘密暴露,  就老实地给我闭上嘴巴,否则也别怪我不客气,  这是大颂皇宫,若是一场风寒,  意外死了人也合情合理。”汗珠儿不敢说话了,对方怎么  会知道自己是探子的事情  若是江心月知道她此时的想法,  只会暗骂一句蠢货,  这女人每日都偷溜出去那么半会功夫,  不就是传递消息吗行事还如此高扬嚣张,  景孤寒派来的暗卫说不定早就看穿了她!  夜幕沉沉,有人倒是安心入睡,  有人却惴惴不安,  千里之外的匈奴一族拿到了信鸽传递回来的密信,那双眼眸沉了沉,  汗珠儿的  邦王大哥索纳-班尔皱起眉头。旁侧的匈奴将军询问,“班尔邦王,  汗珠儿如何了”

        “小妹并未得到大颂国君的宠爱,  如今正在内务院,接触不到大颂的事务。”  班尔皱起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姿色不错,  歌舞也好,就是有些傲慢无礼,  该不会就因此得了景孤寒的厌恶吧那批美人中的探子有将近三个,  他们听闻汗王还派了个特殊的女人前去打探,  他们不知道是谁,  只能从自己派去的探子中得到大颂的消息。匈奴和大颂的纠纷由来已久,  近些年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时候,  亲顺王一事撕破了他们本就不多的一点和平,看似平静的湖面  ,底下其实已经波澜多生,只待大风一吹,  便掀起万丈巨浪。  班尔联想到那次派去大颂进贡的使者,  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损失了千匹牛羊,  万匹良马,去给那劳资的大颂边疆居民,简直气煞他也!

        “现下匈奴正在操练兵马,  那大颂得意不了多久的,  我匈奴汗国男儿皆为勇猛之辈,  定不会输于大颂。”

        匈奴将军闻言,立即单手放在胸前,半跪在地,  语气掷地有声,“邦王所言极是,  臣等定不辱使命,早日攻破大颂城池!“泱泱大国又如何谁不垂涎其物产资源,  多的是狼子野心之人,  匈奴只不过做了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胧,浸入了黑色的大地,一连十几天,  这宫中倒是越发无趣了,  钟延玉偶尔会让临白亦进宫,去看看那小侄子。别说,小家伙虎头虎脑的,  长得还挺可爱的,  钟延玉揉了揉他的小手,临白亦笑了笑,  目光落在钟延玉怀中的小不点身上,  府中请的奶娘都是极有经验的,惯会养孩子,  涂涂也胃口大,随了夫君的性格,吃的也多些,就是晚上经常精力充沛,  闹腾个不停。”

        “孩子嘛,闹腾点好,说明身体好。”钟延玉眼中带笑,  看着这个小奶娃好像有点累了,  就递给旁侧的奶娘,让她哄睡下了。

        他有些私话要问临白亦,压低了嗓音,  你吃下那东西之后,什么时候有的"

        他也不清楚情况,景孤寒担心他,  若是再叫柳太医过来把脉,说不定会惊动对方  到时候反倒不好处理。

        “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临白亦不得不和他说清楚,  "这种药物本身就是组合奇怪,  彝族山寨人工栽种的好几种草药磨制而成,中原和其他西域中我都没有见过那些奇奇怪怪的草药,那村寨与世隔绝,  我和我师父都是误闯进去的,都是好几年前的事(  请了。”人,见到外人入寨便要杀,

        他们误闯进去之时,下了大雨,  眼瞧着远远一座小木屋,便进去躲雨,  又加上天气寒冷,  没忍住换上了房中的彝族衣衫,正等着屋子主人回来道歉赔偿,结果远远地看见了几  个彝族人杀了与他们穿着相似的外来者,  正往这边过来,便害怕地躲了起来。房间狭小,他们跑出来外面,  丢了自己的中原衣衫,  逃亡路上遇到了不少彝族人,  但好在看着他们穿着,也没多想,他们两个人找不到出口,只能耐心查找,  一边装作隐世而居的彝族巫医,  救治着那些受伤的彝族人,渐渐还有了名气。若不是那日有个男子难产,  他们也不会知道这种药物,  听说还是一代代巫医传下来的,他好奇拿了点,  后面两人怕暴露身份,就跑了。村寨中不止他们一个巫医,想来跑了,  其他人也以为是他们又隐居起来了吧。  钟延玉听着这段经历,微微皱起眉头,  突然之间有些好奇,  “那你也算是走南闯北了,  为什么要困在这院落之中主动成为男妻”临白亦苦笑不得。

        “虽是走南闯北,但我和师傅并不是什么有钱人,  途中经受的苦难并不少,更多是颠沛流离,  若不是会点医术谋生,哪里能走得长久我是不喜游荡的,只喜欢安静,  可师傅要游历,我总不能不陪他,  他若是出了事情,我也心中难安。”,


ddyueshu.com。m.ddyueshu.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